当前位置:就爸爸历史张昌是什么人?年近五旬的他,力挽狂澜、建大业
张昌是什么人?年近五旬的他,力挽狂澜、建大业
2022-09-22

张昌是什么人?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你详细了解历史真相,一起看看吧!

西晋末年,匈奴人刘渊冒姓建汉,克洛阳、取长安,于西晋建兴五年(公元316年)十一月迫降晋愍帝司马邺。由是,西晋宣告灭亡。第二年(公元317年)三月,琅邪王司马睿在建康即位称晋王,改元称建武元年。东晋王朝徐徐揭开了序幕。

东晋建武二年(公元318年)三月,愍帝遇害的消息传到建康,晋王司马睿才改称皇帝,史称晋元帝。东晋小朝廷草创,面临的困难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。比如,祖逊请兵北伐,司马睿就根本调不出一兵一卒以供驱使。这主要是他所处的江东特殊地理位置所造成的。东汉末年,群雄并起,一番大混战过后,成三足鼎立之势。晋灭三国,江东是最后并入大晋版图的。而自吴主孙皓出降至“八王之乱”,前后时间才不过短短二十年!江东的士民,特别是名族,人心尚未归附。晋武帝司马炎刚死,不少江东名士就纷纷冒出头来,要再造吴国,将司马氏的势力逐出江东。这些人中,闹腾得最为厉害的是张昌。

张昌,差一点就成了大气候。张昌是义阳(今河南新野)人,他在晋惠帝太安二年(公元303年)率先举事,占据江夏郡(以安陆即今云梦县为中心的湖北省一部),易名为李辰,另外物色了一个名叫丘沈的人,将他改名叫刘尼,诈称汉室后裔,立为皇帝,跟匈奴人刘渊一样,打出了兴复汉室的旗号,兵出樊城,围宛城(南阳),攻襄阳,声势很大。张昌的部将石冰东进扬州、江州;另一部将陈贞攻陷武陵(今湖南常德)、零陵、长沙、武昌(今湖北鄂州)、豫章(今江西南昌)等地。临淮(今江苏盱眙东北)人封云起兵响应,进攻徐州。这样一来,张昌很快就占据了荆、江、徐、扬、豫五州的许多地方。为了将张昌镇压下去,晋政府以沛国相(今安徽濉溪西北)人刘弘任镇南将军、都督荆州诸军事。这个刘弘时年六十八岁,年纪很大了,虽不能打,却有识人、用人之能。

他在打击张昌的过程中,大力起用了庐江寻阳(今湖北黄梅西南)人陶侃为将。陶侃这年也已经四十五岁了,年纪也大,但和刘弘比较起来,还年轻。陶侃绝对是个人才,只是他出身贫寒,无人赏识,仅此而已。说他出身贫寒,到底贫寒到什么境地呢?他年幼时,父亲就已病故,与母亲湛氏相依为命。湛氏是个很要强的母亲,为了不让人家看扁自己的儿子,对儿子管教非常严格,要儿子用功读书,自己则辛勤纺织,资助儿子去结交朋友。陶侃长大成人后,曾任县主簿,但仍未摆脱贫贱的地位。一次,鄱阳郡孝廉范逵途经陶侃家。陶侃窘迫得拿不出东西待客。为了不让儿子丢脸,湛氏咬咬牙,将自己的头发剪了,才换回了一些酒水、蔬菜。可是柴薪不够,陶侃不得不将家里的屋柱每一条都削下一半,这才做出了一桌像样的食物。

范逵酒足饭饱,上路了,陶侃又热情地相送了百余里。就靠着这种赤诚待人的心,陶侃赢得了范逵的赞赏。范逵向庐江太守张夔郑重地推荐了陶侃,陶侃因之得召为督邮,领枞阳令。对张夔的知遇之恩,陶侃没齿不忘。张夔的妻子生病了,方圆数百里内都没有医生,而大雪飘扬,陶侃眉头皱都不皱一下,帮忙奔走,延医就药,人皆配服其义。晋元康元年(公元291年),陶侃到洛阳寻找发展机会,但受尽了白眼和冷遇。刘弘不拘一格用人才,到了荆州,就用陶侃为南蛮长史(南蛮校尉的幕僚长)、大都护,将军队交给他带领。俗话说,士为知己者死。陶侃感激刘弘对自己的信任,以死相报,将浑身解数全部抖搂出来,首战就在竟陵(今湖北潜江西北)打得张昌溃不成军,此后,越战越勇,越打越顺手,连战连捷,彻底平定了张昌之乱。刘弘异常满意,既是表扬陶侃,也是表扬自己,说:“我在羊祜羊公手下做参军时,羊公预言我会做到接替他的位置,这话算是应验了。现在,我也做个预言,不久的将来,陶侃就会接任我的官职,做我的继任者。”实际上,陶侃后来的成就比刘弘大多了。而且,名气也大了不知几百倍。

唐朝礼仪使颜真卿曾向唐德宗建议,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,为他们设庙享奠,“太尉长沙公陶侃”就赫然在列。大宋宣和年间,宋室也为古代七十二位名将设庙,其中也有陶侃。而北宋年间成书的《十七史百将传》中,陶侃也位列其中。插一句,陶侃的曾孙更有名——中国古代田园诗歌创始人陶渊明。据说,赫赫有名的“诗仙”李白还把陶渊明视为自己的人生偶像呢。张昌死了,他的部将石冰还在扑腾。受陶侃胜利的鼓舞,江东的周、贺、甘等大族乘势而起,很快就瓦解了石冰的势力。

这几个代表人物是名士周处的儿子周玘、吴国名臣贺邵的儿子贺循、名将甘宁的曾孙甘卓。石冰无法再在江南立足,遂从临淮移师寿春(今安徽寿县),进入淮南。八王乱起,京师缺粮,尚书仓部令史陈敏正好在寿春调粮,看见石冰来了,便指挥手下的运粮兵与石冰对砍。陈敏,字令通,庐江(今安徽舒城)人,打仗很有两把刷子,他以寡击众,与竟然连胜石冰数十次。石冰连运粮兵也打不过,也学人家造反,不如自己撒泡尿,自己淹死自己算了。晋永兴元年(公元304年)二月,陈敏与周玘在建康(今江苏南京)合攻石冰,石冰全军覆没,只身逃往徐州寻求封云庇护。

陈敏管你封云还是封雨,追到徐州,照打,直将石冰、封云二人授首,方才心满意足。跟陶侃一样,陈敏也立了大功,朝廷任命其为广陵相。不过,与陶侃忠于晋室不同,陈敏是个不安分的主。得了右将军、前锋都督的头衔,陈敏以回江东扩充军队为由,于此年十二月据历阳(今安徽和县)赫然树起反旗。他很能打,分兵四出,很快就占据了江东各郡。他还着意收罗江东豪杰、名士,并授意手下推自己做都督江东诸军事、大司马、楚公,加九锡。然后挥军西进,拟席卷荆州,恢复孙吴时的旧境。荆州刺史刘弘让陶侃驻军于江夏郡予以截击。

因为陶侃与陈敏同是庐江郡人,有人担心陶侃会倒向陈敏。刘弘大手一挥,说道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况且,陶公绝不会是那样的人。陶侃知道了此事,为了让荆州的所有官员都消除对自己的疑心,坦坦荡荡地将自己的一子一侄送回荆州,当作人质。刘弘又把他们打发回江夏,说:“匹夫之交,尚不负心,何况你我都是堂堂大丈夫呢!”陶侃又是新一轮的感动,再次以死相报,奋力作战。陶侃和陈敏都是当世的豪雄。两雄相争,高下很快分出。

到底是陶侃用兵稳健,棋高一着,成功击退了陈敏的进攻。 陈敏稍有锉败,原先归附于他的顾荣等人就开始动摇了。周玘甚至策动了陈敏的大将钱广斩杀了陈敏的弟弟陈昶,在建业(即后来的建康,现在的江苏南京,)举兵反陈敏。这么一来,甘卓也将女儿接回家,跟着举兵讨陈。陈敏内外交困,走逃无路,被俘被斩。